世界著名时装摄影师有些 可以告诉我吗?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30

  弗兰克·霍瓦特(Frank Horvat)生于意大利,在二战后来到法国巴黎,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,他与《VOGUE》、《ELLE》、《生活》、《巴黎竞赛画报》、《哈泼的芭莎》(Harper’s Bazaar) 等世界著名时尚社合作,用独特的视角记录了当时的时尚界。在他的时尚里,主角是一把把的名人,有创立了高级 定制时装品牌的Coco Chanel、Hardy Amies 等,有已经去世的意大利著名导演费里尼、法国黑人音乐家约瑟芬·贝克等,还有一大堆的明星、名模。霍瓦特并不像当时绝大多数的时尚摄影师那样,在摄影棚里拗造型,而引入了新闻摄影的手法,把模特拉到地铁口、小酒吧里、食品市场里,以普通人为背景,以地铁为场景,或者干脆抓拍。在霍瓦特的作品中,时尚有了烟火气,从而充满细节、更加生动。在一张摄于1958 年的照片上,Coco Chanel 弓着身子躲在楼梯上看镜子里反射出来的自己的时装秀。这张抓拍照片的新闻味很浓,一个瞬间就表现出Coco 不为人熟知的一面。在另一张摄于1959 年的照片上,当时红得发紫的新浪潮女演员安娜·卡琳娜,身穿高级定制礼服站在一帮浑身的工人堆里,举着酒杯,优雅地迎上来干杯。这张照片正是霍瓦特常用的手法。就这样, 霍瓦特几乎走遍了每一个时尚之都, 记录下时尚最前沿的信息, 一拍近30 年。

  现在,霍瓦特和全家定居在法国普罗旺斯,平时很少出门,跟靠邮件联系。收到记者的采访邮件,他一天后就回了信。霍瓦特在年轻时来过中国,到过、重庆,拍过胡同和晨雾中的川北平原。他和记者邮件往返十几次,采访达数万字。79 岁的霍瓦特仍是充满强烈好奇心的,他与同时代的很多摄影师不同,对新兴的数码摄影、网络等乐在其中。

  B: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,你用新闻报道的形式拍摄服装,为什么不随大流在摄影棚里拍?

  F: 我可以用一个字来解释为什么: 懒。对我来说,用自己的方式干活比听别人的话要容易得多。

  F: 我从1957 年开始这样拍,当时对我来说,没什么大不了的,因为我只能用这种方法拍。

  B: 你在1950 年第一次见到著名摄影师亨利·卡蒂尔- 布拉塞,对他有何印象?

  F: 他了我一定要目标远大,把摄影作为艺术。在某种意义上,摄影能让人用从未有过的角度看世界;好的照片应该让人感觉真实且别无他选。以这样的标准看,没多少摄影师是合格的。我觉得对我的作品最大的褒就是有人说: 看了你拍的树,我觉得我从来都没这样看过树。

  B: 你很尊敬布列松,布列松曾你不能同时搞新闻摄影和时装摄影,你当时为什么没有接受他的意见? 现在你又如何看待他当初的?

  F: 当时我也认为他说得没错,但我就是想搞时装摄影,并且按照自己的方法做下去。现在回头看,我当时拍的东西还可以啊,无论他怎么说。

  B: 你的时尚照片很有戏剧性,照片中的模特不只是衣架,而是有血有肉的人。你在拍摄之前是不是做足了功课?

  F: 其实,很多都是临时发挥的,但要做到这点,必须清楚地知道自己想要什么。

  B: 你有一幅著名作品,图片上的背景是5 个身穿深色衣服、头戴绅士高帽、拿着望远镜看远方的男人背影,前景是一个身穿黑衣、白纱蒙面的曼妙女人。图片上女人戴的Givenchy 品牌帽子一下子就被凸显出来。请说说当时的创意。

  F: 艺术总监和摄影师的关系就像和自己的画家、诗人一样,他们养活下面的人,同时发出指令。当然,艺术总监有好也有坏,实际上坏的比好的多。我认识很多艺术总监,有些人很烂,只有一个人对我真正地产生了正面影响,他就是《哈泼的芭莎》的艺术总监马文·以斯列。

  B: 你曾和欧美很多著名时尚合作过,但你现在却说时尚大不如前。为什么?

  F: 我年轻时,总会出于好奇买看,往往都会有惊喜的发现,但现在的却毫无新意,还是老一套,只是比以前更专业了而已。

  F: 当然,每个人都一样。例如,我的家人说德语、意大利语和法语,所以我学会了多国语言,我还曾想学中文! 这是完全不同的语言,大概要耗上我一辈子的时间。就像说不同的语言,我喜欢不断地变换和人交流的方式,甚至摄影,我也同时搞新闻摄影和时尚摄影。

  F: 我爱过几个女人,其中几位是我拍照时认识的模特,结过四次婚,其中三次生了孩子。

  F: 我要让你失望了—我不是乐观主义者( 那就是悲观主义了)。我觉得现在的人像机器一样没有感情,我不觉得未来会多美好。对我来说,美好的事物太少了,因此我才喜欢拍摄正面的、美好的事物,不一定是或美景,可能会是美食,是我在生活中、文学中、绘画中喜欢的一切。我甚至喜欢风格怪异的简·彼得- 威金的作品,即使是一条死狗,或者大,我都能在其中找到好艺术特有的。

  B: 你说过“: 即使是最好的摄影师,一辈子拍出的成功照片也就几张( 或者几百张)。”那你呢? 有多少成功作品?

  F: 我相信,一个成功的摄影师一辈子能拍出很多好照片,但只有很少几张,能像千载难逢的奇迹一样,观众看了会莫名地,能从中看到技巧之外的内容。这样的照片,摄影师一辈子只可能有非常少的几张。我也有,但不告诉你,要靠你自己去观察。

  B: 你还说过:“摄影师都很孤独,因为总是犹豫不决,总要不断寻觅。”你有没有这样的寻觅经历?

  F: 我有一次去希腊,在机场租了辆车自己开。上,我遇见一群羊和一个金发牧羊女,牧羊女就像希腊里的一样美。那时已经很晚了,光线不好,我也很累,并且以为以后还会遇到很多这样的牧羊女,所以在过后的几天里,我都没有停车拍照。但我错了,后来,我再也没见到像她那样的人。

  B: 在你的《摄影大师对话录》一书中,哪位摄影师的风格是你不欣赏的? 为什么?

  F: 书中14 位摄影师都各有特点,我都很欣赏。但也有些我是不能接受的,例如著名日本摄影师荒木经惟( 以摄影著称),他的一张照片里把一些的女孩绑在椅子上????

  B: 但简·彼得- 威金的作品也有、、乖张,为什么你能接受威金却不接受荒木经惟?

  F: 没错,威金作品跟荒木的作品一样让人难以接受,但在威金身上,我能看到所谓的好的艺术、好的摄影、好的构图,他给人物以,但荒木没有。

猜你喜欢